咨询热线:

137-7017-1073

律师介绍

袁建春律师 袁建春律师,一直坚持为客户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坚持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站在社会经济发展的前沿,为客户提供第一时间的法律服务,长期受聘担任单位以及个人法律顾问。业务专长方面,对于刑事辩护、婚姻家庭、债务债权、交...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袁建春律师

手机号码:13770171073

邮箱地址:xwwwx080@163.com

执业证号:31012041181358

执业律所:江苏鑫诚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盐城阜宁哈尔滨路905号

成功案例

经鉴定不属于医疗事故,患者能否以医疗机构违反合同为由提起诉讼?

[案情简介]
2002年5月,孕妇娄某入住某医院妇产科待产,双方签订了《住院病人同意书》,医院交待了生产可能带来的不利后果。入院当日中午,娄某查体正常。下午,娄某胎膜破裂,宫口开全。某医院考虑到产妇过期孕,先露下降延缓,从外形观察胎儿较大,决定行剖宫手术分娩,双方签订了《手术协议书》,对手术的必要性、手术中的可能意外及可能发生的主要并发症等进行了说明。手术过程中,主治医师经检查决定胎吸助产,行会阴侧切加胎吸术助娩一男婴。胎儿娩出后无自主呼吸,心率150次/分,略有肌张力,紧急清理呼吸道,气管插管,脐静脉注射,症状无好转。经治疗无效,患儿心跳消失。娄某及其家属向当地卫生行政部门提出医疗事故处理申请。卫生行政部门委托当地医学会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鉴定结论为此案不属于医疗事故。娄某及其家属对鉴定结论不服,向卫生行政部门提出再次鉴定申请。某省医学会作出的鉴定结论仍为不属于医疗事故。娄某及其家属向当地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医院违反医疗服务合同为由请求赔偿。
[争议焦点]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经鉴定不属于医疗事故,患者能否以医疗机构违反医疗服务合同为由起诉要求赔偿的。对此,有两种不同的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某医院在娄某生产困难的紧急情况下,与其签订了为行剖宫手术分娩的协议书,该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在协议书签订后,医院应当及时实施手术,保证胎儿顺利生产。但在准备手术的过程中,某医院未与患者解除手术分娩协议而自主决定胎吸助产,致使新生男婴窒息死亡,对男婴的死亡应当承担全部责任。
另一种意见认为,本案己经两级医学会鉴定为不属于医疗事故。按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规定,不属于医疗事故的,医疗机构不承担赔偿责任。因此,在本案中,某医院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法理评析]
该案是医疗纠纷案件中民事责任竞合的一个案例。所谓民事责任竞合,是指民事违法行为同时符合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民事责任的构成要件,依法仅实现其中一种民事责任的法律现象。竞合的民事责任之一实现后,其他的民事责任亦归于消灭,如主张了违约责任,便不能同时主张侵仅责任。违约责任实现,侵权责任即告消灭,反之亦然。对于医患纠纷而言,当医患双方存在医疗合同时,医疗机构由于没有适当地履行义务而构成违约的,或是因医疗措施不当,损害了患者的生命权或者健康权而构成侵权的,患者拥有对于救济途径的选择权,从更有力的保护自身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根据案件事实,选择是追究医方的违约责任,还是追究侵权责任。
在本案中,某医疗应当按照手术协议书的约定为娄某实行剖宫手术分娩。但在准备手术的过程中,某医院未与患者解除手术分娩协议而自主决定胎吸助产,致使新生男婴窒息死亡,既是违反手术协议的违约行为,也是因助产措施不当,侵犯婴儿生命权的侵权行为。曹某和路某放弃追究医院的侵权责任,而以医院违反医疗服务合同为由追究违约责任,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医疗损害构成医疗事故的,应当适用《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规定予以处理:不构成医疗事故的,根据2003年 1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参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审理医疗纠纷民事案件的通知》第1条的规定,因医疗事故以外的原因引起的其他医疗赔偿纠纷,适用《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因此,尽管本案经两级医学会鉴定,均认为“不属医疗事故”,但仍应根据《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由某医院承担违约赔偿责任。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同时,部分文章和信息会因为法律法规及国家政策的变更失去时效性及指导意义,仅供参考。

手机号码:13770171073

联系地址:盐城阜宁哈尔滨路905号

Copyright © 2020 www.yclvshis.cn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